当前位置:首页 > 西北风采 > 宁夏回族自治区工作动态

宁夏回族自治区工作动态

让绿色成为宁夏高质量发展的最美底色
——宁夏代表团热议话题系列之四

来源:宁夏日报 时间:2020-05-29

良好生态环境是民之所愿,是人民共有财富,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体现。 

在今年全国两会上,绿色发展是宁夏代表团代表们关注的热点。大家认为,宁夏要牢固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以黄河为“干”,以贺兰山、六盘山、罗山为“脉”,做好“山水”两篇文章,打造生态屏障,建设美丽新宁夏,走出一条以绿色发展为导向的高质量发展之路。 

做足“水”文章激活幸福源

天下黄河富宁夏,宁夏因黄河而生、因黄河而兴。但一段时间以来,一些地方重温饱不重环保、重生产不重生态,致使污水过度排放、水质下降、河床萎缩、安全隐患增多……粗放式的发展模式导致环境破坏、恶化,大大挤压了“高质量”的成长空间。 

如何保护好黄河、利用好水资源、提高水资源利用效率,是摆在宁夏人民面前的一道“考题”。 

从立下规矩、划定红线到壮士断腕、铁腕治理,从关停污染企业、加大源头防控到实施治理和修复工程……宁夏各地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在保护黄河生态安全肌体健康的前提下,促进黄河流域高质量发展。 

【愿景】

初夏,贺兰县北大沟两侧河堤上,垂柳、沙树映衬着潺潺流动的河水。 

晚饭后,漫步在河道旁,休闲、做操,成为贺兰县立岗镇民乐村村民何金良的新喜好,“从前水哪有这般清澈,每年到这个时候,水上漂着一层层绿藻、垃圾,臭气熏天。最怕刮风,满屋子都是臭味”。 

未经处理的劣质水,不断流入黄河,成为黄河水质下降的“罪魁祸首”。 

2018年,贺兰县“集中火力”,对北大沟等入黄排水沟进行重点整治,通过源头治理、中段提升、末端兜底等“组合拳”,北大沟入黄口水质从过去的劣Ⅴ类改善为Ⅲ类。 

河水“硬伤”逐渐好转,何金良又有了新担忧:“水能不能一直这般清?” 

“目前,宁夏黄河流域水生态保护和水污染治理还有不少‘硬骨头’要‘啃’,如黄河流域生态环境脆弱、岸线科学管理亟待加强、农业面源污染较为严重、农村生活污水治理能力较弱等,要实现‘一江清水向东流’的目标,任务还很艰巨。”自治区水利厅河湖管理处处长张树德说。 

【代表回应】

“黄河综合治理的关键是在治乱、治沙、治岸、治水、治污上下功夫。”喜清江代表认为,地方政府在整治河湖沿岸违法建筑、河道盗采、非法耕种等“四乱”问题上,决不能手软,同时要实行严格的水土保持管理制度,坚决制止无序开发、毁林开发;实施河道滩区综合提升、防洪治理等工程,进一步提高黄河防洪能力。此外,要加快节水型社会建设,建立与水资源优化配置相适应的水资源管理体系,实现生产、生活、生态用水高效合理。加强城镇、工业园区等污水治理,加快污水处理厂末端人工湿地及河沟自然湿地建设,推动黄河流域转向自然修复,确保水质长期稳定达标。 

许宁代表说,黄河治理要注重保护和治理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坚持上下游、干支流、左右岸统筹谋划。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编制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规划纲要,这将为沿黄九省区提供行动指南和遵循。”许宁代表说,目前,宁夏正在和青海、甘肃、内蒙古等省区加大联系,互相借鉴、取长补短,努力形成“共同抓好大保护,协同推进大治理”的格局。今年,宁夏将构建快速通畅的综合交通体系、兴利除害的现代水网体系、低碳高效的能源体系、绿色循环的生态体系、高效安全的信息网络体系,不断优化经济结构,推进黄河“几”字弯都市圈建设,推动沿黄地区城市群高质量发展。 

做好“山”文章蹚出新路子

被称为宁夏人民“父亲山”的贺兰山,被誉为黄土高原“水塔”的六盘山,素有“荒漠翡翠”之称的罗山,对维护宁夏生态系统格局、功能,举足轻重、意义非凡。 

当贺兰山腹地因无序开采变得满目疮痍;当六盘山下生态环境脆弱,水土流失严重……我们听到大山在哭泣。 

决不让大山再哭泣,宁夏展开铁腕整治。对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企业一律关停退出,削坡覆土、填埋渣坑、播撒草籽,进行生态修复与植被恢复;退耕还林、生态移民,把六盘山构建成水源涵养和水土保持的生态屏障,山区人民因绿而富……宁夏坚持“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探索出一条生态与经济、山绿与民富双赢的新路子。 

【愿景】

“五一”小长假期间,石嘴山市大武口区龙泉村村民张娇赚了个盆满钵满。 

自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外围重点区域生态环境治理修复工作开展以来,政府依法关停取缔一批煤炭企业,以拉煤渣为生的张娇夫妇一时间“丢”了收入来源。而此时,因过度开采贺兰山、水土流失严重的龙泉村,正在紧锣密鼓地开展生态修复工作。 

造林种草、涵养水源,建设人工湿地、恢复生态功能……当地政府不断加大生态治理力度,渐渐地,天蓝了、水绿了、山青了,龙泉村依托良好的生态环境,大力发展乡村旅游。 

“失业”的张娇夫妇再次“上岗”,开起农家乐,吃上了“旅游饭”,富了口袋。 

“经过人工干预,贺兰山生态环境开始好转,但是自我恢复能力还有待提高。实施生态修复工程必须尊重、顺应自然,充分发挥自然的修复功能,让贺兰山水源涵养、防沙固土、气候调节的功能凸显出来,从而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希望建立生态保护与修复的长效机制,加大资金投入,让贺兰山再现往日生机。”石嘴山市大武口区星海镇纪委书记夏天说。 

【代表回应】

许宁代表说,宁夏自开展“贺兰山生态保卫战”以来,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169处点位和外围重点区域45处点位得到了有效整治,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下一步,自治区将把工作重心从人类活动点位关停退出转向生态修复、巩固提升和长效机制建立上来。统筹推进退出区域的生态修复,实施一批生态修复等工程,利用3年时间,全面完成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及外围重点区域生态修复,逐步恢复生态功能。同时,抓好贺兰山东麓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修复工程国家试点,探索修山、治污、增绿、固沙、扩湿、整地一体化治理模式,通过人工辅助与自然修复结合,工程措施与生物措施并举,不断提升贺兰山各类自然生态系统的稳定性。同时编制实施《贺兰山生态环境保护治理规划》(2020年-2025年),统筹谋划贺兰山生态环境保护、建设、治理和修复。 

“生态环境一头连着群众生活质量,一头连着社会和谐稳定。”杨玉经代表说,加强生态文明建设,不是简单地就环境来解决环境问题,而是要“跳出环境看环境”,让绿色发展理念融入经济、社会、生活,以高质量发展引领系统性变革。 

坚守“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走好以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为导向的高质量发展新路子,一个天更蓝、水更清、山更绿的美丽新宁夏正向我们走来。 

(原文刊载于2020年5月26日宁夏日报02版)

【关闭】 【打印】 责任编辑:
  生态环境部 回到顶部